丹枫白荻

每一句晦涩之下都有一颗渴望被读懂的心。

《飞鸟集》

268.

我已经学会了你在花与阳光里的微语的意义。——再叫我明白你在苦与死中所说的话吧。

【读诗时自己想到的含义有两种,一是面对痛苦时的从容平和,不曾怨尤;一时对于所爱之人的全身心悦纳,包容其好与不好。
盖因“你”指代的含义有多种吧。

这样的多种解读,大概也有“文学形象大于作者构思”的意味吧?孙艺秋先生评价“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时提到:
  无赖二字,本有褒贬两义,这里因明月恼人,有抱怨意。但后世因惊赏这对扬州明月的新奇形象,就离开了作者原意,把它截下来只作为描写扬州夜月的传神警句来欣赏,这时的无赖二字又成为爱极的昵称了。这也是形象有时会大于作者构思的一例。

写这些时想起语文的阅读理解,大概也总有这种问题。此时答题者要揣测的思路,已有大部分不是作者的而是出题者的了。想想看也是有些本末倒置啊。同样存在的还有“过度解读”……

唉。反正窗帘真的是蓝色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