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白荻

每一句晦涩之下都有一颗渴望被读懂的心。

《飞鸟集》

72.
In my solitude of heart I feel the sigh of this widowed evening veiled with mist and rain.

这寡独的黄昏,幕着雾与雨,我在我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

【widowed译作“寡独的”也是很厉害了,veiled则译作“幕着”……怎么说呢,不看原文,不知道译文在说什么。简称无病呻吟。
感觉这句诗其实是营造了一种“寡妇般的气质”,“veiled”也使我想到寡妇脸上蒙着的黑纱……按泰老一贯的“多情但不矫情”的风格来看,这句诗大概是真有“寡妇气质”的吧。毕竟一个比喻总归是有来龙和去脉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译文带有的粉饰意味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寡妇”这个词在中国人的印象中大概过于“赤裸裸”,总归不是很能登得上大雅之堂。老实说一开始看见“widowed”这个词时我也是有点儿懵逼的。
但实际上,这种“寡妇般的气质”却很恰当呢。“用暮雨与浓雾织成的面纱,掩盖了一声叹息。”
另外,一个大长句翻译后成了四个短句,读起来的感觉还不错。】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