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枫白荻

每一句晦涩之下都有一颗渴望被读懂的心。

她看着他的嘴一张一合,脑子里登时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的胸腔都在与这声线共鸣。(2014.12.31)

“思念就如熄炉之火,会让人心慢慢化为灰烬。”
出处已不可考。

那时他被巨大的悲伤迎面撞上了,来不及去恨任何人。(2014.12.26)

我和你的距离
就像在迷宫之中隔着一堵墙。(2014.12.11)

每一次前进其实都是从头开始。(2041.4.5)

《恶女花魁》的色调,真的是,令人窒息的美艳……真不愧是蜷川実花啊。土屋安娜的面容精致,所谓“攻击性的美”大概就是眼角眉梢流露的丝丝缕缕风情足以撩动心弦。
不过她还是骂人的时候更可爱啦wwww

夜中偶书

无鱼传尺素,无驿寄梅花。
相逢诚有时,相离隔天涯。
改火三次第,盼归数余家。
敢问君何在,得日赏朝霞?

【闲暇之作吧。写给哥哥。这样的心情大概就像深夜里期待黎明吧。想想看也是有点儿久了啊……
我很想你。】

《飞鸟集》

268.

我已经学会了你在花与阳光里的微语的意义。——再叫我明白你在苦与死中所说的话吧。

【读诗时自己想到的含义有两种,一是面对痛苦时的从容平和,不曾怨尤;一时对于所爱之人的全身心悦纳,包容其好与不好。

这样的多种解读,大概也有“文学形象大于作者构思”的意味吧?孙艺秋先生评价“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时提到:
  无赖二字,本有褒贬两义,这里因明月恼人,有抱怨意。但后世因惊赏这对扬州明月的新奇形象,就离开了作者原意,把它截下来只作为描写扬州夜月的传神警句来欣赏,这时的无赖二字又成为爱极的昵称了。这也是形象有时会大于作者构思的一例。

写这些时想起语文的阅读理解,大概也总有这种问题。此时答题者要揣测的思路,已有大部分不是作者的而是出题者的了。想想看也是有些本末倒置啊。同样存在的还有“过度解读”……

唉。反正窗帘真的是蓝色的。】

《飞鸟集》

72.
In my solitude of heart I feel the sigh of this widowed evening veiled with mist and rain.

这寡独的黄昏,幕着雾与雨,我在我心的孤寂里,感觉到它的叹息。

【widowed译作“寡独的”也是很厉害了,veiled则译作“幕着”……怎么说呢,不看原文,不知道译文在说什么。简称无病呻吟。
感觉这句诗其实是营造了一种“寡妇般的气质”,“veiled”也使我想到寡妇脸上蒙着的黑纱……按泰老一贯的“多情但不矫情”的风格来看,这句诗大概是真有“寡妇气质”的吧。毕竟一个比喻总归是有来龙和去脉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译文带有的粉饰意味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寡妇”这个词在中国人的印象中大概过于“赤裸裸”,总归不是很能登得上大雅之堂。老实说一开始看见“widowed”这个词时我也是有点儿懵逼的。
但实际上,这种“寡妇般的气质”却很恰当呢。“用暮雨与浓雾织成的面纱,掩盖了一声叹息。”
另外,一个大长句翻译后成了四个短句,读起来的感觉还不错。】

给路易的长评

这个,大概是长评?想想看又乱七八糟的。
昨天半夜看完更新就在琢磨到底该写些什么,感觉自己写不出来太有技术含量的东西。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想法吧。
(一)
‌刚入全职坑没多久就迷上了老叶,是那种“站all叶也站叶我”的痴迷,于是乎上LOFTER找粮,没找多久就一头扎进了路易的文里。
现在想想看这真是幸运又不幸,毕竟像路易这样让我仅仅通过文章就觉得“此中有人,呼之欲出”的作者真不是太多。
看路易的《S》时我没有按照一贯的习惯从开头看起,而是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点开第一章看完之后直接跳到最新章节——照理说这样看文我多半会弃,但在之后从最新章节一章一章往前倒时我觉得自己的脸被啪啪打得有点儿疼,毕竟刚才看见那么一长串的目录时我还心说“这么长的文还不知道质量如何呢,为了不浪费时间随便看两章也就罢了”。
想想看这大概就是路易的魅力吧。
在我看来呢,all向的文有时会落入“人物形象脸谱化”的窠臼。从众攻的角度来讲,是说每个攻如同花灯中闪过的图画一样,随便甩出两句标签式台词再表表心迹撕撕逼,人物的出场就这么过去了——换句话说没有标志性台词,没有冒号前的名字就根本分不出来谁是谁。生怕读者不知道这是all向的文一样。
有时候看着这种文是很high啦,但会high多半是因为自己的脑补把这种文空白的部分补完了,或者自己得到了很棒的脑洞……
我啊从最开始,看同人文的初衷就是,想知道自己关注的人物在不同的人眼里会有什么样的侧面——这样的好奇心让我不停在别人的文中寻找自己的认知的影子,而不光是为了看两个顶着我关注的名字的人物在某种背景下腻腻歪歪或者种种。我想通过别人的认知来补完自己心里的人。别人大概也是这样?毕竟大家都不喜欢ooc。
说到ooc,有时看完一辆车就觉得“这是几堆有生理冲动的肉块么?”把人物名字抹掉就能当做万能的肉文模板,这样的身体交流中根本感觉不到爱嘛。各种意义上的爱都感觉不到。
简直无聊透顶。
明明剧情其实并不小白,闪光点也吸引人,但就是不想再看下去。我能被一辆车吓退其实也是有些丢人……
但是路易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不如说路易在这方面相当出彩吧。
路易的车实在太有特色了,我就说车写得美味的,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握,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在我看来,路易并没有强求众攻的一次性登场以及攻受之间的互动,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将人物关系娓娓道来,铺陈出的脉络不说盘根错节也足以当得起一句“结构完整”。路易笔下的众生相——可以这么说吗?——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别人心里的那些人”。
这种心情大概就是“被感动”吧(唉当然不只是被车感动了……)。
“此中有人,呼之欲出”,就是这样的印象,说来很笼统。嗯,不止用心,路易也在用肝写文……
(二)
看文时我觉得我的重点可能不大对。
明明说到底就是众人谈恋爱的故事,背景该为人物互动服务,但有时总会更关注互动之外(?)的东西——好吧在我看来只要跟谈恋爱无关就是“之外”了。
路易给雪峰写的番外,说的雪峰的过去,满满一大篇老吴糖我简直心花怒放。读第一遍时感觉“老吴好温油儒雅好苏苏”、“叶修最后的登场整个人简直如同利剑般刺破厚重阴云的阳光真他妈震撼帅爆了没的说!”,然后想到,我是通过雪峰的视角来看叶修登场的,也就是说雪峰和我一样也这么震撼——被叶修在心底打下了这等烙印的雪峰,至少在他单方面,他心里同叶修的羁绊,以及由此而生的对叶修的执着,是够深的啊。
先让我沉浸在吴叶糖里无法自拔一会儿www
有糖吃的话当然要再舔几遍……嗯,之后吸引我注意的就是路易对雪峰入军那会儿的描写了——不论是雪峰的心理活动、吴父吴母对雪峰的深爱、还是亲人之间的离别。
这是全文最让我觉得动人的几处之一。触动我到“抄在本子里反复读都很够格”的程度吧。
老实说在反复看这一段时,我脑子里一直想的是杜甫的《兵车行》。
“耶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列车站时雪峰与父母的分别。
“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雪峰在战场上回想起自己与父母已经断了联系太久,离家也太久。
“况复秦兵耐苦战,被驱不异犬与鸡。”——雪峰在战场上的生活……战场上的人命作为最昂贵的消耗品……打仗为的是什么呢。
“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
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
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
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
总的来说,战争真的、真的是。
在知乎上看“战争到底有多残酷”,看过之后再把那些锥心之痛套到雪峰、套到叶修、套到其他人身上……
不说了。太伤肝。
(三)
在看黄少天、喻文州的心路历程,俩个人自白怎么爱上叶修时,除了吃到喜欢的cp时的飘飘欲仙……我能说我跟他们的心情很有共鸣吗?
那种名叫“暗恋”与“喜欢”的心情。
在看见黄少天默念“他怎么能那么好?他怎么能那么好?”时,我也在这么想。
在看见喻文州说叶修比他想象中“还要风姿绰约”时,我也一样心驰神往。
叶修啊……让我明白什么叫“失恋”。
当时我就在想,还真是不如不遇倾城色——这么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尤其是在明确知道自己根本没可能的情况下。
黄、喻俩个人求而不得的确超级苦逼,但是想想看我比他们更惨啊?他们好歹还在同一个世界看得见摸得着说得上话,我这边可是隔了次元壁诶?这算啥?
总归是明白什么叫心痛了。
……唉突然开心不起来了。
不过想想看其实也还好啦。退而求其次的话,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像叶修一样,那么棒那么棒的人。
我最喜欢叶修了。路易笔下的叶修真的超级棒。
(四)
絮絮叨叨了一大堆,感觉不太像是给路易的长评,反而更像我自己的呓语。
从不到晚上十二点开始,一直写到将近凌晨三点,拖拖拉拉地写,这样一段时间里心情也在起伏。想说恭喜完结,又想再看看叶修叱咤风云或岁月静好的模样,路易对我而言真是个太会抛出惊讶与急转直下发展的作者了。
很开心能一路追下来这篇文。
也很开心能遇见路易这样的作者。
路易的笔触,真的非常动人。

以上。
2017.4.3
丹枫白荻
@Louis